返回

邪龙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佣兵的规则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待遇不错!”

    虬髯团长亲自带着古邪尘办完了加入佣兵团所需的全套手续。古邪尘也拥有了他在地狱天使佣兵团的正式代号――邪龙。

    古邪尘很满意的打量着分配给自己的住所。卧室有三十几个平方,一应配套设施齐全;卧房外还有一个小小的会客厅,会客厅角落里居然还有一个小酒吧,更让古邪尘惊喜的就是,酒吧里居然有上百瓶各色美酒。每一瓶酒很很上档次,而这些全是免费供应。

    在医疗中心给古邪尘检查身体的时候,为他定制的制服就已经挂进了卧室的衣橱里。衣橱的后面是一个暗柜,里面堆满了各色武器。从大口径手枪到突击步枪,从小巧的蛇形匕首到沉重的双手长剑,暗柜里的兵器足以武装一个加强班的士兵。

    按照虬髯团长塞给自己的说明书捣鼓了一阵,古邪尘完成了住所的认主程序。从这一刻起,这间住所只有古邪尘能够进入,里面所有的设施包括暗柜里的武器都只有古邪尘能够使用。一旦有外人潜入,就立刻会触动整个基地的防御体系。

    用一条合金链子串起自己的佣兵卡挂在脖子上,古邪尘摸着空荡荡的肚皮,按照手腕上配发的个人助理电脑的指示朝餐厅走去。

    佣兵卡是地狱天使佣兵团内部配发的通行卡片,仅限佣兵本人使用。卡片记载了佣兵的一些个人信息,同时也是一张通行于地球联邦的储蓄卡,佣兵的所有收入都会直接打入这张卡片。作为先天级的斗士,古邪尘加入地狱天使佣兵团是有一笔很丰厚的聘金的,十万联邦币此刻正乖乖的躺在卡片的户头上。

    餐厅占地面积广阔,足以容纳四五千人同时进餐。古邪尘走进餐厅的时候正是午餐时间,偌大的餐厅内满是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彪形大汉,他们兴奋的挥动着刀叉贪婪的吞食着面前的食物。但是古邪尘刚刚走进餐厅大门,刚才还人声鼎沸的餐厅就突然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用阴森的目光看着古邪尘。‘叮叮当当’一阵响,很多壮汉同时放下了手上刀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餐厅内的气氛诡异,古邪尘却视若无睹的径直走到了餐厅尽头,很自然的对站在柜台内一条手持大勺子的光头大汉打了个招呼。

    “有什么好吃的?给我来一份!”

    古邪尘对着那光头大汉露出了自以为很和善的笑容。

    光头大汉手上的大勺子在面前装满了炸猪排的大盘子里搅了搅,他朝古邪尘用力的摇了摇头:“没有给你准备吃的东西。少尉菜鸟!”

    餐厅内爆发了一阵山崩海啸般的笑声,无数大汉拍打起面前的金属餐桌发出刺耳的响声。一个右眼上带着黑色眼罩的黑人壮汉挥动着大拳头朝古邪尘大声吼道:“菜鸟!这里不是你这种小白脸混的地方,乖乖的爬出去!”

    古邪尘伸手抓住了面前的一个金属盘子,他反手将盘子丢了出去。

    正挥动着拳头疯狂叫嚣的黑人壮汉被古邪尘随手丢出的盘子砸飞,原本高耸的鼻梁被砸得凹进了面门,两道鼻血随着他朝后急飞的身体高高喷起来两米多高。餐厅里一阵人仰马翻,大汉身后的七八个佣兵被带得撞倒在地。盘子上附着的暗劲宛如山崩,七八个人浑身关节都被震得酥了,牛高马大的一堆汉子在地上爬了半天挣扎不动,他们身边的同伴这才惊醒将他们扶了起来。

    餐厅内一阵死寂,佣兵的眼色都不低,古邪尘随手一击就足以让他们明白眼前这个‘小白脸’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佣兵能招惹的。

    手持大勺子的光头大汉的脸色变了,古邪尘伸手捻了一块猪排咬了一口,他慢慢的咀嚼了一阵,含糊的问道:“这里,谁做主?”

    一个嘹亮、清昂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我!这里,我做主!”

    人群左右一分,一个身穿白色粗布袍子的俊美年轻人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他背着双手站在古邪尘的面前淡淡的说道:“这里是地狱天使佣兵团第三团的专属餐厅,我是第三团的团长,所以这里我做主!”

    古邪尘望着这张熟悉的面孔笑了笑,“摩诃?”

    年轻人摇了摇头,他缓声道:“我不是摩诃,我是他哥哥般若。”

    “摩诃?般若?”古邪尘笑得很灿烂:“双胞胎兄弟?”

    般若点了点头:“是!”

    虬髯团长刚才带着古邪尘参观了一下地狱天使佣兵团这个深陷于北极冰盖的基地,并且大致的介绍了地狱天使佣兵团下属十七个主力团。每一个主力团都有标配五千人左右的兵力,每一个主力团的团长都是突破了先天级的斗士。而且每一个主力团的团长身份来历都不同,很多人有着世人难以理解的怪异力量。

    “你打伤了我的弟弟摩诃。如果你能够打伤实力处于巅峰期的摩诃,我不会找你的麻烦。”比古邪尘高了将近两个头的般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古邪尘,他淡然道:“可是为了帮助我突破十三脉轮的命轮,摩诃在两个月前耗尽了他的全部禅力。”

    抬头望着般若,古邪尘苦笑道:“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你们自己练功突破,不是我要他耗尽了力量!”

    般若笑了,他的身体从脚腕一直到脖子好似翻身的大蟒一样扭了一下,一股令人心神镇定的气息猛的从他体内扩散开来。一股强风迎面袭来,古邪尘身体猛的向后一扬,他本能的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好容易才稳住了身体。

    般若笑道:“小菜鸟,我来教给你佣兵最基本的规矩,拳头大的是老大,只要我打趴下了你,我说你错了你就错了!”

    不容古邪尘回答,般若的双手已经宛如灵蛇一般从背后射出,他手掌拇指相勾、中指指尖相顶,其他手指朝外怒放宛如一朵莲花,他沉声喝道:“白狮子莲花印,定!”

    随着般若的喝声,古邪尘身周空间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禁锢,好似有一座大山压在古邪尘的身上,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古邪尘一时间动弹不得。般若所谓的白狮子莲花印看似轻描淡写的按在了古邪尘的胸口,一声闷雷般巨响从古邪尘胸口传来,一股威猛、刚硬、宛如金刚宝杵的力量轰入古邪尘身体,古邪尘瘦削的身体凌空飞起,好似离弦之箭朝后激射。

    ‘砰’的一声闷响,古邪尘成大字形贴在了餐厅的墙上。合金板拼凑的墙壁上出现了个深有三寸的大字形,古邪尘张了张嘴,他只觉心口一阵甜味翻起,猛不丁一股热气冲了上来,他张开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一股戾气从古邪尘脑海中腾腾冲了出来,他后背肌肉猛的一坛,无铸罡气轰然爆发,餐厅的墙壁上炸开了一个深有米许的大坑,古邪尘的身体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凌空扑向了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般若。心脏跳动的速度直线飙升到每分钟三百次,一道道强大得让古邪尘无法控制的能量疯狂涌出,古邪尘原本瘦削的身体突然粗了一圈。

    般若眯着眼睛笑了,他灿烂宛如黄金的长发无风自舞,他左手五指水波一样蠕动,右手握拳从左手五指中朝前一冲。他冷喝道:“莲花宝瓶印,破!”他拳头前的空气突然紊乱的搅动起来,空气中响起了一声尖锐的暴鸣声。一柄尺许长蒙蒙胧胧的乳白色金刚杵从他拳头里冲出,带着一圈圈四下扩散的乳白色波纹轰向了古邪尘。

    古邪尘双爪遥遥抓下,数十道白色罡劲凌空洒落在那柄小小的金刚杵前编成了一张大网。

    爪劲罡气和不明能量组成的金刚杵狠狠对撞在一起,古邪尘的心脏剧烈跳动了几下,他再次一口血喷出。

    一直以来都显得云淡风轻笑得不沾半点尘埃的般若脸色惨变,他只觉当头一股无法抵挡的可怕压力轰然落下,一道道锋利无匹的气劲纠缠在他身体四周好似要将他扯成粉碎。般若闷哼一声,清脆的裂帛声中他身上的粗布白袍被无形爪劲撕成粉碎,赤身裸体的般若踉跄着朝后急退,每退一步他的脚都没入了合金板铺成的地面三寸深。

    爪劲和金刚杵对碰消失,被反震力量冲起来七八米高的古邪尘双足狠狠的跺在了餐厅的天花板上,强大的力量在脚尖迸发,古邪尘的战靴炸成了粉碎,他的身形在四周佣兵的视线中倏然消失。增速到肉眼无法捕捉程度的古邪尘挥起了自己的右肘凌空砸向了般若的天灵盖。

    被打得乱了阵脚正踉跄后退的般若本能的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正在降临,他猛的抬起头来,漆黑的眸子里两团蓝色强光一闪即逝。急骤的风声响起,四周空气迅猛的汇聚而来,在般若和古邪尘之间蓦然出现了三重乳白色厚达尺许的空气屏障。

    右肘带着全身之力狠狠挥下,三重空气屏障被古邪尘一击化为粉碎。

    好似三颗温压炸弹在餐厅中爆炸,三重高度浓缩的空气屏障粉碎时大量冲击波狂暴的冲向四面八方,数百佣兵尖叫着捂住了双耳,他们好似狂风中的碎纸片一样被冲击波掀飞,餐厅里只见无数条强壮的身体凌空飞舞,更有数千个餐盘里的汤汤水水、牛排猪排、鸡腿羊腿以及刀叉等物随之飞起,餐厅里顿时一阵大乱。

    右肘带着可怖的暴鸣声轰然落下,眼看就要轰在般若的头顶。

    般若的长臂及时的举起,他双眸中蓝光凝炼形成了两枚隐约旋转的佛教万字印,他的身上被一层手指般厚的幽幽蓝光覆盖,一声发自般若肺腔的怒吼声将餐厅里数千佣兵震得同时捂着双耳倒地哀嚎。

    “不动明王印!”般若怒吼,他的双手手腕、手肘、肩膀出同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状的蓝色光晕,古邪尘的右肘狠狠的砸在了他手上。

    两股同样强横的力量迅猛撞在一起,只听得一声暴鸣,古邪尘身上的作驯服也步般若白袍的后尘化为无数碎片飘散。

    古邪尘被掀飞了十几米高,狼狈的向后抛飞了百多米远,一道鲜血再次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般若的七窍中同时流出了热血,他双手勉强举起,手腕、手肘、肩膀处的蓝色光晕已经变得暗淡无光。餐厅的合金地板好似被一群野狼撕扯过一样片片翘起,合金板下厚厚的冰层已经裂开了无数道巴掌宽的裂痕。

    古邪尘在空中转了下身体,勉强避免了大头着地的尴尬境地,踉跄着在地上朝前抢了两步,古邪尘望着七窍流血的般若怪笑道:“你伤得比我重!”

    般若半天没吭声,他眼里幽蓝色万字印一阵乱转,过了好久几乎崩溃的万字印才勉强凝结慢慢的敛于他的双眸深处。

    干笑了一声,般若嘴里喷出了大股血浆,他伸手擦了一下下巴苦笑道:“你的修为明显没有我高,为什么我伤得比你重?”

    古邪尘没有回答般若的问题,他反问道:“现在,谁的拳头比较大?”

    般若摇了摇头,他指着古邪尘笑道:“你的拳头比我大,所以你有道理,摩诃挨揍是他活该!”

    咳嗽了几声,般若奸猾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他缓缓直起腰身朝古邪尘伸出了右掌:“佣兵的规矩,如果打不赢人,就最好把他变成自己的队友。一个强力的队友对整个队伍只有好处!”

    吐了一口浓浓的血浆,般若坦诚的说道:“相逢就是有缘,你选择了我们第三团的餐厅用餐,证明你和我们第三团有缘!你只是加入了地狱天使佣兵团,胡子大叔还没有分配你的去向吧?欢迎加入第三团!”

    古邪尘看着般若,般若的目光清澈不带半点杂质。

    摩诃从乱成一团的餐厅大门口走了进来,他大声吼道:“小白脸,你爆揍了老子一顿,加入我大哥的团算是补偿,怎么样?”

    为了增强自己话语的说服力,摩诃很用力的挥了挥自己被绷带包得结结实实的右臂。摩诃的热情似火,其中也没有半点杂质。

    这两兄弟,做兄长的沉澈好似清泉,做兄弟的侵略宛如怒火,倒是一对儿绝配。

    “好啊!我加入第三团!”古邪尘朝般若伸出了手:“不过,我的待遇嘛!”

    般若满是血浆的手握住了古邪尘的手掌,他喘息着笑道:“高待遇,但是,不会让你带人。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我真的要说,你真的是一个菜鸟。这也是我们佣兵的规矩,绝对不让一个新入行的菜鸟做队长,否则死人一定很快。”

    正说笑的时候,餐厅上方亮起了一块光屏,虬髯团长在里面咆哮道:“般若,你这个惹是生非的混帐给我滚过来,有买卖!”

    般若的脸色猛的一变,他转身就跑出了餐厅。

    摩诃握住了古邪尘还没缩回去的手,他笑道:“还有一条规矩,我们是靠卖命吃饭的佣兵,所以有买卖的时候一定要加快速度,否则买卖就会被人抢走啦!”

    古邪尘用力的拍了一下摩诃的手臂,摩诃大笑了几声友好的回拍了几记。

    餐厅里受了鱼池之灾的佣兵们摇晃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吃了一通苦头,但是这些人看向古邪尘的目光中已经满是敬意。

    佣兵世界最根本的规矩――有实力,你才能混下去。

    这也同样是这个世界的规矩。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