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九龙回头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心头一惊,如果最后的目的地果真是这座被天然帷幕包裹的深潭,一看眼前的架势,我顿时担心起shirley杨他们的安危。就凭我们原先携带的那些装备根本无法保证他们能够顺利抵达潭底,即使能够勉强潜入,也很难找到我们的位置。这群日本人倒是早有准备,他们在水中摸索了一阵儿,拉出一条乌黑发亮的铁制索道,索道的另一头赫然连接着水潭中央的庞然大物。紧接着,他们又转过身来将扣状缆绳缚在我们身后。我说:“这不对吧,哪有俘虏先下的道理”

    王浦元苦笑道:“除非是替死鬼。”

    “你是说他们也没下去过,用咱们探路”

    徐三听了这话吓得几乎瘫软在地。竹竿子扯起一根缆绳,冷言道:“放心,我和你们一起下去。”还没等反应过来,我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直接滑出了山崖。雷霆般的水流声冲击着耳膜,我双手被绑在胸前,身后扣着缆绳,整个人挂在索道上边左摇右晃,始终无法保持平衡。大量的水流不断地向我袭来,我只能尽量张大嘴巴防止耳膜受创。随着水流的翻滚,我不停地挣扎求生,力求不在滑行的途中被水流击溃。那短短的十几秒中,我饱受窒息的痛苦,整个人差点儿就被铺天盖地的泉水给淹没。好不容易双脚沾着地,我才发现这个水潭比想象中要复杂。

    水潭中央由一组巨大的地下泉和散乱的礁石组成,能落脚的地方屈指可数,而且遍地找不到一片干爽的地方。礁石围堆的泉眼上方漂浮着一座体积巨大的箱状物体,目测总高在三米以上。巨物四周被铁索层层包裹,半悬在空中,而趵突如洪的泉水就在底下不断地将它拱起,又因为物体本身的重量,每每涨浮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就会再次落下。原本瀑布巨大的轰鸣掩盖了铁索“叮铃叮铃”的摩擦声,可我们眼下就站在水潭中央,各种声音混在一起,耳朵几乎都要被震聋了。

    “原来棺椁藏在这里。”王浦元一落地便满脸喜色道,“活水点龙珠,这地方的风水倒是妙得紧。”

    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棺椁,抬起头来忍不住问:“这么大的东西,快赶上小洋房了,得多少层”

    王浦元张开手掌,食指微曲:“起码有九层。”

    悬挂在半空中的棺椁离我们所站的地面大概有五六米的距离。如果照王浦元推测的那样,真有九层,那么想要破开这九层厚的椁木基本相当于再凿一次坟的时间。而且这座棺椁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在空中摇摇欲坠看着就头晕,更别说开棺剥椁了。就在我迟疑的瞬间,剩下的日本人也悉数抵达水潭中央。

    那个说中文的笑得一脸谄媚,他凑到竹竿子面前问:“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安排”

    竹竿子似乎胸有成竹,指着棺椁身下的泉眼说:“等。”

    在场的人都愣了,不知道要等什么东西,我觉得他这是在故弄玄虚。王浦元沉吟了一会儿,将我推到一边,细声道:“那个说中文的就是早稻田,别看他一脸猥琐,手上功夫不弱。秦龙在他们手上,我那半块凤臂也被夺,你”

    我知道他的意思,老头儿担心我那半块勾翼凤臂也被日本人搜走了,连忙眨了一下眼表示剩下的那半块无恙,老头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逐渐集聚的敌人,叹气说:“如果他们要挟,你就当我是个死人吧。”

    我心说您怎么又开始自作多情了,咱们那点儿交情再加上林芳的事,他们现在就算直接枪毙你,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更别说拿凤臂替你赎命。不过眼下我和王浦元被绑在一条绳子上,要是内部再不团结,那可就彻底没戏了。

    我只好安慰他说:“您这话我可不爱听,王清正为了您的事到处奔走。您要是折在这里,他还能有个好眼前这几位能白白放过他”

    王浦元折腾了一路,似乎已经把亲孙子的事抛到了脑后,我此刻一提,他才幡然大悟,紧张道:“那小子”

    “你们两个站远点儿,不许说话”带头那个日本人朝我俩吼了一嗓子,硬是将我们分成了两拨。我隔着人群对老王点点头,让他不必担心。

    那群日本人在竹竿子的指挥下将捆绕在棺椁外围的铁索悉数拉扯到极限,然后以特制的绳索扣住锁链,以钢钉为楔全数钉死在礁石上头。水中阻力巨大,他们忙活了好一阵儿才勉强将铁链固定。这时,棺椁已经停止了上下晃动,几乎整个沉浸在水中。眼下仅剩棺底的泉水还在不停涌动,似乎要拼尽全力将棺椁顶出水面。

    忙完这一系列的工作之后,他们就停下了手里的工程,开始坐下休息。只是水中裸露的礁石本身就少,大部分人索性直接席地而坐,也不去管那些冰冷的泉水。

    徐三原先躲在人群后边不敢上前,现在人都坐下去了,他反而显得尤为突出,手忙脚乱地跑到我面前蹲了下去。我说你这个觉悟太高了,没见过这么省事的俘虏。他结巴道:“怎么办,我们会不会被杀掉,他们抓我干吗,我无辜啊,我是被迫的。”

    “你跟我说有屁用,真有本事跟他们解释去。”我跟竹竿子交过几次手,对他的为人还算了解,要杀早杀了,没有必要带我们来棺椁所在地。可如果只是想从我身上找出凤臂,为什么迟迟不动手,难道这家伙留我们还有其他打算最重要的是,那个一直不愿露出真身的干瘪老头儿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如果他还在墓中的其他角落游荡,那么shirley杨等人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但是换个角度来想,眼前对我们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个机会,反正棺椁近在眼前,如果能在关键时刻制服这群人,那胜利的果实自然手到擒来。可问题的关键就是,如何从这一群装备精良的正规军手里头获取主动权。光凭我和王浦元,连脱身都难,何况还有一个胆小如鼠的徐大夫。趁着他们闲聊休息的空当,我又蹭回王浦元身边,问他对这具棺椁有没有什么看法。老头儿似乎早就有了主意,看了看棺底的泉眼说:“这附近大小泉眼无数,唯有这一处龙腾之气跃然眼前,如果我猜得没错,这里原本应该是一片开阔的野地。有人为了封住此地的龙脉,开山堆石造就了一片人工的屏障,将龙眼困于地下,用以提供棺椁所需的灵气。”

    “别逗了大爷,死人棺材要灵气干吗,吸的再多还能活过来”

    “本末倒置。按你这说法,人都死了为何要埋在风水宝地无非是希望福泽后人、延福百世。”

    “可娘娘坟的传说与我们发现的墓室规格相差甚远,这棺椁里头躺的怎么都不像是普通妃子。”

    “当然不是,娘娘坟一说不过是混淆视听的障眼法。虽然无法推测墓主人的身份,但金鼎必然藏身其中。”

    “你这么肯定”

    “不光我肯定,他们也很肯定。”王浦元又露出一副老狐狸的笑容,仿佛此刻被抓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般,“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留我们活口”

    没想到王浦元跟我提出了一样的问题,我说自然是为了凤臂的下落。他摇头狞笑:“傻小子,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心说不愧是干了一辈子缺德事的人,连别人脑袋想的缺德主意你都能猜到八九分。“不要凤臂,还想要什么我们的命又不值钱。”

    “九层棺椁内必有机关,咱们是去替别人挡枪子儿的。”

    我从没听说过棺椁之内暗藏杀机的,顿时觉得王浦元言过其实,想得太多了。虽然我不同意王浦元的分析,但是徐大夫已经将话都听了去,他蹲在一旁垂头丧气道:“这事本来跟我就没有关系,现在好了,白白送一条命。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

    王浦元白了他一眼:“我说这话自然有我的道理。你等着看就是了。”

    我们这厢聊得正欢,日本人那边也算热火朝天,不知道叽里呱啦在说些什么。我见竹竿子独自坐在泉眼边上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就问王浦元:“那个小子刚才说要等,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开棺材的时机,这里头有什么玄妙不成”

    王浦元点头:“你倒有些见识。此处地气全靠泉眼不断流转而成,天底下可没有永动机。”

    “你是说他在等泉眼自己停下来”

    “停的是水,风和气不会散。只要水一停,棺椁就不会再晃动,有了稳定环境才好动手。”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预判风水轮换的时机是个大功夫,非但要精通金石堪兴之术,还必须对当地的气候、地理吃个通透。不瞒你说,就算让我来推测,也要花上好几天。你看他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估计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提醒王浦元:“竹竿子背后还有一个大黑手,那老头儿干瘪得像只粽子,也不知道活了多大岁数。我曾经在抚仙湖中听见竹竿子叫他师父,想来更是个麻烦角色。”王浦元满有把握地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怎么厉害,还不是要找凤臂秦龙才能取金鼎你等着看就是了,想进这九层棺椁可没有瞧着那么简单。他们少不得要吃苦头。”

    “有没有苦头我是不知道,不过咱们仨铁定跑不了打头阵的命。”

    “怎么,胡掌柜怕了”

    “怕个屁,不打头阵哪来的机会翻身。”

    “呵呵,桑老鬼倒是没看走眼。”

    大概是因为听到了桑老爷子的名字,竹竿子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我故意抬高了嗓门回答说:“那可不一定,老爷子看走眼的时候你又不在,那会儿可是连命都搭上了。”

    王浦元拍了我一把,直呼太冲动。我说:“就这孙子,他有种跟我来一场,保管揍得他连亲娘都认不出来。”

    徐三捏着嗓子提醒道:“胡掌柜,他过来了枪,手里有枪”

    竹竿子手里拿着枪径直走到了我面前,我一见这孙子就浑身来气,不顾王浦元的劝告,迎头站了起来。

    “我以为你出不来了。”他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害我在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弯才明白,他说是滇王墓里的那次遭遇。

    我狠狠地呸了他一脸唾沫星子,不出所料,这厮平日里都是假淡定,反手就给我一击痛击,用的还是枪托,贼疼。王浦元见他要动手,立刻也跟着站了起来。老头子说:“他死了,没你的好处。”言下之意凤臂还在我手里,我一死线索就断了。

    竹竿子冷笑了一声,似乎有十足的把握能把最后半块凤臂找出来。他蹲下身来揪住我的衣领说:“八一兄一身好本事可别浪费了,待会儿有你忙的。”

    我脑中划过一阵不好的预感,看来王浦元说得没错,这群混账家伙真打算拿我们几个开路。就是不知道巨型棺椁中到底有什么厉害的玩意儿,居然连竹竿子这样自负的人都不敢轻闯。我将视线瞥向泉眼上的棺椁,照理说它起码也该泡了数百个年头,居然一点儿腐烂的迹象都没有,不但如此,棺椁外层通体漆黑,外壳早就被流水冲刷得亮泽无比,远远看着就能到感觉到它散发着一股神秘诡异的气息。这样一件举世罕见的古物,想要将它逐层开启,必定要花费数不清的人力、物力以及最重要的时间。按照这群盗墓贼的脾性居然没有使用炸药强行开棺,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棺椁之中还藏着什么玄机,使得他们不敢轻易动粗

    正想得出神,就听见有人欢呼了一声。定眼一看,只见原先充满生机的泉眼正在逐渐枯竭,水量一下子减少了许多。竹竿子微微一笑,将我拖到棺椁边上,对手下人说:“所有人准备好,等水一停立刻开始。换息的时间是半个钟头,错过这一次就别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我一听只有半个钟头的时间,心里也很着急,他们现在要做的无非是在棺椁上面开一个洞口来供人出入,但是就目测来看,棺材内部起码有一百平方米以上的空间,起码隔上了好几层棺,想在半个钟头内直捣黄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进入棺椁内部,如果无法及时脱出,泉眼一起来就只有等死的份儿。竹竿子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命人将王浦元和徐三也推到了棺椁面前,然后亲自给我们解开了镣铐。

    我双手一松,第一件事就是向他挥拳头,不过这家伙早有准备,稳稳地将我的进攻接了下来。

    “有力气省着点儿进棺材里再说。半个钟头之内取不来东西,我就把棺椁重新堵上,这二位也留在墓里给你陪葬。”

    “你不怕老子跑了”

    “我跟你一起进去。”

    我一听竹竿子摆明要一路监视到底,心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我原本打算进入棺椁内部之后找机会将随行的日本人解决掉,然后等待shirley杨的信号,里应外合将外头那一帮人制伏。没想到竹竿子居然要跟我一起涉险,这家伙警觉性高,身手也不差,想从他手底下讨便宜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最糟糕的就是他将王浦元和徐三留在棺椁外,明显是以他们两人的安全当作要挟,防止我进入棺椁之后有所异动。

    王浦元原以为这一行也要将他计算在内,不料竹竿子突发奇想,彻底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我安慰老头说:“这样也好,他跟我进去之后,剩下的都是些外强中干的货色,你逮准机会,能跑就跑吧。”我没敢告诉他shirley杨和李教授就在附近,害怕救人不成反而将他们牵连进去。我们说话的工夫,泉眼已经悄然平静,棺椁重重地砸在礁石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闷响。早稻田等人早就迫不及待地取出了家伙,在竹竿子指定的地方开始凿掘工程。

    我看了看四周的崖壁,没有发现shirley杨他们的踪迹,不过那些留守的暗哨也没有跟上来,这至少说明shirley杨和李教授尚未被发现。

    早稻田带着手下迅速而熟练地在椁壁上凿出了一处洞隙。“木质层太厚了。一层一层地打进去肯定来不及,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说完,他看着竹竿子,等待下一步指示。

    我忍不住插嘴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从上边打进去棺椁虽厚,棺盖只有一层,从正中央打进去不是刚好直入棺木中心的位置吗”

    早稻田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语气意外的和蔼:“年轻人,你就这么肯定金鼎在棺木中央”

    我说:“这个自然,棺椁棺椁,外层的椁木层不过是用来保护最中间的那层棺材的屏障,随葬品岂有不在之理。”

    “我听说你是林少校找来的帮手”他话语间透露着一股鄙夷之情,我心说完蛋了,林芳肯定又背着我们偷偷按下了不少情报,这会儿叫小日本当场抓包,丢人丢到外国去了。

    我默不作声,他哈哈大笑,然后转头问竹竿子:“这就是你一直说的大麻烦言过其实,言过其实。我看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竹竿子面色不悦地对我说:“你这次不是一般大意,算我看错对手了。这棺椁分九层,层层相扣、暗藏杀机,如果强入很有可能会触动机关,到时候说不定整个墓室都会爆炸。金鼎的位置我们还不确定,必须用最原始的方式,以人工亲自去寻找。”

    我指着被强行卸下的那半截黑漆椁木说:“既然有危险,你们为什么还要强拆”

    “我们的工作到此为止,下边该看二位的本事了。”早稻田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将王浦元与徐三推到了一旁,威胁说,“记住,只有半个钟头。”

    我不愿意就此屈服,执意与他讲条件:“我和王老先生有合作的经验,既然大家都想早点儿找到金鼎,让他跟我同行才是上上之策。”

    竹竿子果断地拒绝了我的条件:“你那点儿心思我还能不知道这二位必须留下。八一兄,咱们还剩二十五分钟,你走还是不走”

    说话间,那几个日本人齐刷刷地拉开了保险栓。王浦元默默地朝我摆手。我连吸了两口气,强按下心头的怒火,劈手夺过自己的背包,从里头掏出手电,然后大步跨上了礁石。竹竿子紧随我来到了棺椁前,临走前叮嘱早稻田说:“不管发生什么,时辰一到,送二位上路。”

    早稻田似乎有什么顾忌,再三询问是否需要派人跟着,竹竿子这家伙说话一如既往地不留情面。“你们跟下去也是白白送死,盯好这两人才是你们的工作。”

    早稻田的脸色刷地白了,硬挤出一道苦涩的笑容对竹竿子说:“那就祝你马到成功。”

    竹竿子却不跟他客气,直接掉头钻进了棺椁之中。我向王老头儿道了别,然后紧跟着竹竿子的脚步一头迈进了漆黑无涯的巨棺。

    以往我们也曾遇到过层层棺椁的情况,但从未直接深入其中,大多自觉避免发生直接进入棺椁的情况。盗墓的关键所在是那些价值不菲的陪葬品,摸金校尉的原则又是“取之有尽”,往往挑几件称手的回去也就罢了。正所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若是将明器都搬光了,不但无惠于后人,更得罪了墓主人。如此两头不讨好的事,但凡脑袋正常一点儿的均不敢轻易尝试。所以,这种情况一般破个两三层,取些能换钱的明器也就心怀感激就此退去。除非有必须的理由,很少有人会去叨扰墓主人的尸身。当然,也不乏遇上抠门儿的,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墓室,弄上三四层棺椁,却将随身物品统统塞进了内层棺中,那盗墓者就不得不亲自动手从尸体上找油水。所以,当竹竿子决定要层层突破寻找金鼎的时候,我整个人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先不提可能遇到的危险,光从时间上讲,想在短短二十多分钟内突破厚达九层的屏障,简直犹如痴人说梦一般。可外头两条活生生人命被他们捏在手里,就算再怎么困难,我也只能迎头硬闯。

    初入椁木内部,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闷燥,第一道椁与第二道椁之间仅隔了半米的距离,从外边看的时候虽然能很直观地感受到棺椁的长度大概在六米左右,但一旦进入了漆黑的空间,那种距离感顿时被拉长了不少。因为窄小拥挤的关系,手电光所到之处被照得花白一片。我喊住竹竿子问:“有没有准备防毒面具这里头的空气质量太差了。”

    他转过头来随手丢给我一面纱网式防毒面具,我见他自己早就戴上了面具,心中愤愤不平,合着老子要是不开口,他还不打算拿出来。

    我一直想不通竹竿子为什么执意要逼着我跟他一同入棺寻找金鼎,别看此人平时默不作声,实则非常自负,照理说应该是那种情愿独自涉险以此证明自己能力不凡的狂徒。这种人不会明白团队合作的重要性,光看他对早稻田等人的态度便可知一二。我戴上面具,紧紧地追在他身后,棺椁内部闷热无比,没走几步我的嗓子已经开始冒烟了,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封存了数百的棺椁,就算里头没有尸体,空气质量依旧叫人担忧。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别提门口那一群持枪之徒正虎视眈眈,光对付眼前这个竹竿子就够我忙活一阵子了。唯有尽快找到金鼎才能换得转机。

    我们连拐了两个弯,再回头看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来时的那道缝隙了。我说:“这个路线有问题,四方形的棺椁里头怎么可能出现两道连续的弯道,这不是越转越乱吗”他也停住了脚步,四下张望起来。

    我蹭到他前边,看了一眼前头的路,明明是一条笔直的道,再回过头一看,还是一马平川,根本没有弯道。竹竿子说:“这是九龙回头的格局,峰回路转,处处是路,但是虚实之间,真正的通道只有一条。我们要把它找出来,否则越走越乱。”

    我心里现在总算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竹竿子执意两人前往:一来这棺椁里头岔路颇多,人一多,意见也跟着多,到时候队伍一乱,大家势必要分头行动,能找到金鼎自然最好,可多半会落得各自为政、困死棺中的下场;二来他也担心自己无法顺利脱出,绑我一道是为了防止我们外头的人联手反击,到时候光凭早稻田他们几个人,未必能当王浦元一行的对手。

    我说:“既然你都调查得这么清楚,办法总该有吧”因为戴着防毒面具,我们彼此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不过我总觉得他此刻正在瞪着我。

    “有是有,不牢靠。”他说完又继续朝前头走去。我拦住他说:“虽然阶级阵营不同,不过在专业知识上我对你还算有数。咱们既然一起进来了,都想把东西找出来,那你说话能不能直接一点儿”要说信任,我对他绝对半点儿都没有,可眼下不合作跟等死没有两样。

    “光,灭了。”他兀自回头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开始没琢磨明白什么意思,他又重复了一遍:“手电,关掉。”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熄灭了手电。竹竿子认真地说:“想活命,半点儿光都不能亮起来,切记。”说完,他“啪”的一声把自己手中的灯也给灭了。眨眼间,我们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中。

    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反正我是没听说过这种找路的法子。为了防止他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我悄悄移动了自己的位置,将身体与墙壁贴成了一道直线。黑暗中,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做什么勾当。很快,一团荧绿的光在黑暗中慢慢地亮了起来,竹竿子手里捧着一块麻布,布料半遮半掩着看不清里头的东西。

    我问:“刚不是说见不得光吗”他小心翼翼地捧着手中的发光体说:“见不得光的是它。”我凑过去一瞧,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想,这不就是余师傅托付的那半块凤臂吗但我立刻反应过来,眼前这半块与我交给shirley杨的不同。竹竿子似乎很失望,默默地转过身说:“灵物之间多有共鸣,这块凤臂与母体脱离了上百年,现在全靠它引路。”

    他说话的语气颇有种无奈之意,看来也是被逼到绝路上才会想出这么一条不算办法的办法,同时也意识到他是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他先不说以凤臂引路,而是突然将东西拿出来试我的反应,如果凤臂当时藏在我身上,我一定会下意识地去找,他便可以趁机一箭双雕。想到这里,我不禁庆幸自己事先将凤臂交给了shirley杨保管。

    关于余师傅拼命夺到手的凤臂,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研究,他死前再三叮嘱不可轻易揭开麻布。眼下竹竿子手中就托着正品,我忍不住凑上去仔细瞄了几眼。他见我探头,索性把东西递了过来。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就把关键性的“钥匙”送到敌人面前,总觉得有点儿阴谋的味道。

    他见我不接,作势要将东西收回,我急忙一把抓住麻布包。这送上门来的不看白不看,反正现在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真想对我下毒手也得等到寻回金鼎,至少现在我们还是同盟关系。

    我从李教授、余师傅还有王浦元口中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关于秦王金鼎的消息,知道此鼎是仿造苗地古鼎所制,意在炼制不死药。流转了几圈之后,鼎上的凤臂与秦人金龙先后辗转海外。其中半块一直被收藏在皇宫之中,后来流落到了娘娘坟中成了陪葬品,现在藏于shirley杨身边;而另外半块在多年前成了王浦元的藏品;至于金龙,则被埋进了海底墓中。

    余师傅死前再三叮嘱凤臂不可见光,我只当是迷信传说。可竹竿子刚才也像煞有介事地命令我熄灭所有的灯光,看来这其中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手中的凤臂,物件体积不大,通体呈凤凰展翅状,与秦龙一样风格古朴,凤凰的尾部有意义不明的花纹,整体大小相当于一本普通线装古籍。这样一看,金鼎本身的体积也不会大到哪里去,与我事先设想的相去甚远。如果说凤臂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要说此刻它周身散发出的亮光。光束从它内部发出,在空气中投射出一片朦胧的荧荧之色,有点儿像夏天的萤火虫,摸上去不带任何温度。

    李教授曾经介绍过,金鼎是用周王九鼎熔合炼制而成,但我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金属能够自身发光。不免对手中的凤臂充满了好奇。

    “抓紧时间,凤臂的时间有限,一旦暴露在空气里,就等于直接消耗它的寿命。”竹竿子说完之后,伸手将麻布包整个夺了回去。我不知道还有这一说法,忙问:“如果时间长了会怎么样”

    “具体会演变成什么模样还没有人见过。怎么,你那半块没藏好”

    他上来就套我的话,我自然不可能轻易上当,笑了笑说:“没问题,只是好奇。”

    凤臂在黑暗中时明时暗,竹竿子顺着明暗之间的峰差不断地变换着行进方向。我估计这玩意儿越是接近母体光芒就越盛,只是不知道如果真如看上去这么好使,竹竿子一开始为何不将它取出来。难道真如他说的那样,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凤臂本身将被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我们全程在黑暗的棺椁中摸索,靠着凤臂发出的光飞快地向着最后的目标前进。我瞥了衣裤上的拉链,不断地在沿途的墙壁上刻下记号。一来,如果shirley杨他们能顺利制伏外边的考古队,势必要进入棺椁来找我;二来,不管能不能找到金鼎,我都必须为自己留下退路。好在竹竿子一心放在分辨道路上,没有注意我的小动作。我仔细数了一下,从刚才进入棺椁到目前为止,我们陆陆续续总共通过了四道椁木墙,别说金鼎的下落,连半件明器都没有发现。我更加确定之前的推测,墓主人绝非一个普通的明朝妃子,这里更像一座埋藏在地底的古代保险箱,将不为人知的秘密用黄土和棺木掩盖起来。

    竹竿子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我仔细一看,凤臂的光芒正在慢慢变淡。

    “路错了”

    他摇摇头说:“快撑不住了。凤臂耗损得太厉害。这样下去,没找到金鼎,它就先碎了。”说着,他将逐渐暗淡的凤臂重新包了起来。我们同时打开了手电,他摘下面具,满头大汗道:“剩下的路只能靠我们自己去找了。”

    我早就被防毒面具憋得浑身难受,这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索性一同卸下了面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习惯了周围的环境,再次直接呼吸起棺椁中的空气已经没有了最初那股快要燃烧起来的灼热感。我想了想,取出包里的绳索说:“分开走吧,在原地留个记号,不至于找不到回头的路。”

    竹竿子摇头说:“我早说过这样没用,分开走只会越走越乱,必须再想其他办法。”

    我们进入棺椁少说也有十来分钟,眼见着外头的同伴就要遭受屠杀,我哪有心情等他想什么破主意。我丢下绳子说:“等你想出主意来咱们早淹死了。办法就这么一条,你爱走不走,别拖老子后腿。”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我懒得再跟他解释,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事能百分之百成功,一点儿风险意识都没有还敢出来盗墓。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此人不但自负,而且愚蠢,一看就没好好读过马克思的思想著作。我没再理他,转身就走。他自己大概也知道死待着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捡起绳子跟了上来。

    我说:“你早点儿认识到问题不就完了,浪费大家的时间。”他张口还想说什么,忽然之间,我们两人手中的电筒开始发出吱吱的电流声,我低头查看,就听“砰”的一声,两把手电几乎在同时歇火了。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