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雾里微凉此生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5 跟我回家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飞机在三万英尺的高空浮行,盛又霆目光偶尔落在桌面那一堆资料上,但是很快移开目光,没有动手翻开。

    他从心底里排斥这些所谓的证据!

    景慎行审视着看似平静的盛又霆,他们这一帮家世好点的公子少爷养尊处优,从小到大只有不想要,没有得不到,所以从不会为了什么东西而歇斯底里。

    只有愤怒又自卑,努力却得不到的人才会有歇斯底里的情绪。

    但他今天从盛又霆的身上看到了从未出现过的歇斯底里。

    景慎行知道现在反对盛又霆没有一点用,他只能语重心长的跟他说些现实状况,“新西兰我们不可能想在津城一样只手遮天,于蓝的伴侣现在是孟少骞,他在那边反而有很多关系网,没有孟少骞的点头,如果我们公然想要拿走于蓝的遗体,是违反当地法律的。”

    盛又霆轻蔑道,“我再说一次,没有什么遗嘱遗体。她还活着!孟少骞?呵,他能在外面过得舒服,那是因为孟家支撑着,如果孟家垮了呢?”

    景慎行张着嘴,惊讶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盛又霆不是一时意气用事。大概不搅个天翻地覆是不会罢休的了。

    为了一个已经离婚去世的于蓝,至于把矛盾上升到两个家族之间吗?

    景慎行不敢再跟盛又霆说话,生怕激怒对方让其更不理智。

    十来个小时,盛又霆到了新西兰一刻没有停歇,直接去了医院。

    他有办法让孟少骞等着,孟少骞可以爱于蓝爱到放弃国内的事业,可他孟少骞生是孟家人,死是孟家鬼,怎么可能置孟家于不顾?

    盛又霆上飞机前,打电话告诉孟家老爷子,温声却满是威胁,“孟爷爷,孟少骞带走了我的太太,烦请您转告他,如果他收手,我便收手,虽然短时间内让孟氏破产很难,但两败俱伤的情况下让孟氏翻不了身我还是能做到的,谁叫孟少骞带走了我太太,弄到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呢?”

    就在盛又霆上飞机的时候,孟氏的负面新闻齐齐上了热搜,不管是医院还是零售产业,无一幸免。

    孟少骞站在医院外,眼睛红肿,精神像是遭受过巨大打击般有些不振,昔日同窗好友,如今再也不是朋友,他看着盛又霆,眼中满是恨意,拳头握紧,“遗体器官捐赠是蓝蓝的遗愿,却因为你的阻挠,错过了最佳的捐赠时间!”

    “遗愿?”盛又霆笑笑,满不在乎道,“那种话还是不要说了,她明明没有死,如果捐赠了器官,你就来跟我说面目全非?谎言总会被拆穿。呵,带我去见她。”

    盛又霆的咄咄逼人折射出孟少骞的隐忍愤怒,两人不同的情绪,却依然让空气中充斥着剑拔弩张。

    孟少骞迫于孟家遭受的压力,他只能面对盛又霆。他转身跟着医务人员一起往医院内走。

    一道道走廊,越往里面走,盛又霆的心情便越是沉重,那些弯转的回廊好像没有尽头,越来越黑暗,黑暗从来没有让他如此没有安全感过,“为什么不去住院部?”

    他能相信于蓝在医院,可这里似乎不是该去的地方。

    孟少骞突然顿步,停下来时声音哽咽,“我倒是希望她能住院,那至少证明她还……活着。”

    盛又霆一直想尽办法忽略孟少骞身上那股悲伤到战栗的气息,他深呼吸,继续跟着孟少骞和医务人员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不断告诫自己,孟少骞这个人渣,是在骗他。

    于蓝爱的人是他盛又霆,爱了十多年,她是真的爱,不可能去和别的男人生孩子。

    这些谎言,不过是孟少骞为了让他放弃。

    太平间外,孟少骞停下脚步。

    站在门外,盛又霆看见“mortuary”的字样,本能拒绝的深呼吸,“她在哪里?你为什么带我来这个地方?”

    “在里面。”孟少骞的眼泪霎时间掉下来,苦恸的情绪不可遏制,他靠着墙壁,手掌用力的卡住额头遮了眼睛,掩住自己的狼狈,“如果你非要见了她才肯罢休!你就进去看,之后,我只想这辈子都不再见到你,这也是蓝蓝的遗愿!”

    盛又霆退开一步,试图走向别的地方, “孟少骞!你少来这一套!”

    孟少骞体力有些不支,但对盛又霆仍然是激愤!“我不想让你见她!因为她不想见你!若不是你拿孟家的安稳来逼我!我不可能让你来打扰她的安宁!”

    盛又霆呼吸渐紧,透不过气,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口,重重一扯,拉掉一颗扣子,胸口里一股气堵得他太难受!

    “我会让你演不下去的!”盛又霆冷笑,看着面前这道门,面上露出胜券在握的神情。

    医务人员让他们穿上衣服带上口罩和帽子,冷气铺面而来,盛又霆跟着工作人员走进去。

    停尸床上,白布被揭开,盛又霆站在被冻得苍白的女人面前,那熟悉的眉,眉稍的小痣,静阖的眼帘,秀挺的翘鼻,菱形的小嘴,哪一样不是属于那个女人?

    她安静的睡着了。

    一切都是苍白的,连平日里樱粉一般的唇片都是苍白的。

    盛又霆想要转身跑出去,脚却像生了根,逼着他看仔细,看得越 仔细,呼吸越是困难。

    他的身体发冷,伸出手指贴在那女人的鼻孔前时,不肯拿开。

    他一直在心里说,她装的,他不会让她得逞,这次他一定要把她带回去!

    可两分钟,三分钟,一点呼吸都没有,正常的人不可能坚持那么久都不呼吸,他感受到了自己的理智在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中逐渐崩溃,他的手摸在她冰凉的脸,颤抖的双手抱住了女人的头,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哪怕是看到那些信件,他虽痛却能强忍。

    可此刻,眼角的水痕滑下,他的脸贴在她的脸上,出口的声音嘶颤而哀恸!

    “阿蓝,阿蓝,不演这么苦的戏给我看了好不好?我以后对你好,我什么都让着你,你跟我回去,这里太冷了!太冷了!要生病了!”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