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 姚家震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两个人吃完早饭,就带着人兴冲冲地出门了。\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老爷,七公子和王公子出门去,要不要多找几个人跟着他们?”福伯跟在老爷子身后问。

    “找几个人在暗处守着,对了,让易安和易宁也知道。”老爷子背着双手在府里闲转,一副悠哉的模样。

    “皇上又差人过来送了礼物过来,德公公还转着弯儿问老爷什么时候上朝去。”福伯继续禀报。

    “上个屁朝,不行了,我脑子痛,心肝也在痛,我得回屋躺着去。”老爷子说晕就晕,半点儿含糊都没有。孙子已经出门搞事去了,他这时候不晕什么时候再晕?

    霍七七和王少杰找到的第一家就是姚家。

    姚尚书下了早朝回到家里,正洗漱准备吃饭,就听到小厮进门来禀报,“老爷,糟了,护国公府的七公子上门来讨债了。”

    讨债?姚尚书一愣,他并不知道家里的庶子给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回来。

    “谁欠了她的债?”姚尚书不知道数目,根本不惊慌,“数目不大的话,先到账房取了银子打发了她。”

    霍七七的名声在京城里不太好,一般人还得罪不起她。没办法,护国公一家将霍七七当成宝贝一般,别说有人找霍七七的麻烦,就是霍七七迁怒与人,护国公也会护着霍七七。

    护国公是谁,连皇上都要让三分的人,满朝的官员哪里敢惹他。护国公护短,直接导致霍七七在京城里的嚣张跋扈,虽然说霍七七并没有做下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但她也扯了不少混账事,就是这样,这么多年,也没看到有人敢去找霍七七的麻烦。

    当然,年轻一辈之间的摩擦却是在所难免。比如说翎郡王和霍七七之间的恩怨,比如说,自家的庶子,也和霍七七不对盘。好在都不是大事,霍七七也不会向护国公告状,姚尚书也就没有过多的过问此事。

    “是,老爷。”小厮答应一声,一溜烟跑出去了。

    姚夫人脸色不虞,心里十分不高兴。就算小厮在她面前没有说明,她也能猜出欠霍七七银子的人到底是谁。

    “数目不大倒还好,老爷还是让姚墨过来问清楚比较好。”

    姚尚书闻言有些不高兴,只是一点儿银子罢了。这些年,姚墨和霍七七赌,没少从护国公府赢来好东西。姚墨虽然纨绔一些,对他和夫人却是十分孝顺,赢来的贵重物品现在还不是都摆在他们房子里。

    霍七七只是赢了一次,夫人就摆脸色,给谁看?不过,夫人是正室,姚尚书还是给了她面子,让身边的小厮去了姚墨房间里。

    这三天,姚墨过得胆战心惊,他回来哪敢对府里人说。还算好,当初赌坊里下了禁口令,不许将那一日的赌局往外说,也算是给他们几个人一点儿面子。

    赌注太大了,姚墨明知要是自家老爹知道,他就彻底失宠,甚至还会丢了性命。他连死都想到了,上吊割腕还是投河,想一想,他又狠不下那个心。

    三天以来,他吃不好睡不着,整个眼圈都黑了,人也显得憔悴很多。好在他在府里并不是太重要,并没有人过多地注意到他。

    今日是第四天,姚墨想躲起来,却又不敢真的躲。他很清楚霍七七的性子,要是他躲起来,霍七七就敢拆了整个尚书府。

    不能躲,不能躲!姚墨从昨夜坐到了早上,那份心惊胆战,根本不足以向外人述说。

    “四公子,老爷和夫人请你到花厅去一趟。”就在他生不如死的时候,小厮找了过来。

    “老爷和夫人找我什么事?”姚墨听了吓得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

    小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为什么他如此激动干什么。“小人不知,公子过去就知道了。”

    “霍七七来了没有?”忽然,姚墨一把抓住小厮的领口激动地问。

    “四公子。”小厮被他抓的几乎不能呼吸,挣扎着求饶,“求公子放过小人。七公子就在府外。”

    完蛋了,姚墨猛然松开手,目光呆滞地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终于找上门来了,霍七七是真的是要绝他的后路呀。

    小厮得了呼吸,用力地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劲,他觉得姚墨有些不对劲,心里感到害怕。但责任所在,他又不能这样离开,“老爷和夫人好像就是为了霍家七公子的事情找四公子。”

    “好,我这就过去。”姚墨站起来,腿一软又跌坐在了凳子上。

    小厮见状更加奇怪了。

    姚墨挣扎了好一会儿,这才失魂落魄地跟在小厮身后往花厅方向去。

    “老爷、夫人,不得了了。”前厅,管家疯了一般闯进去,完全忘记了规矩。

    “慌什么。”姚夫人呵斥。

    “老爷、夫人,四公子三日前和霍七公子约了赌局,七公子居然将护国公府所有的家当全都押为赌注。”管家终于一口气说明情况。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姚尚书听清楚以后,再也淡定不了,嗖地站起来。

    姚夫人更是惊得打碎了手里的杯子,“四公子输呢?”

    “是四公子输了。”管家用力点点头。

    “老爷。”姚夫人慌乱地看着姚尚书。

    “孽子,孽子呀。”姚尚书悲愤地拍胸骂起来。

    “护国公府是百年世家,霍七七下的赌注这么大,护国公知道吗?”姚尚书还抱着侥幸的态度。

    “听说七公子也是偷了家里的地契下了赌注,护国公知道后,已经赌结束了。”管家哭丧着脸说,“霍公子不仅用地契下注,还赌上了京城里所有的旺铺以及长嫂的嫁妆。”

    “这些也能拿出去赌吗?”姚夫人颤抖着问。

    管家还能说什么,能不能赌,反正霍七七已经下注赌了,这不,人还站在府外等着收账了。

    “老爷、夫人,四公子来了。”就在姚尚书和姚夫人惊恐悲愤不已的时候,罪魁祸首到了。

    “让他进来。”姚夫人咬着牙大吼,此刻她恨不得直接将姚墨给杀了。

    姚墨战战兢兢地进了门,迎接他的是两道杀人般的眼神。

    “孽子,孽子,老子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孽子来。”姚尚书抓起桌子上剩下的杯子对着姚墨身上就扔了过去。

    姚墨不敢躲,额头硬生生接了,顿时,他的额头起了一个大包,姚夫人却不觉得解气,如果她刚刚不是打碎了一个杯子,她也想用杯子砸死姚墨算了。

    “姚墨那小子死定了,坑了我们这么多年,也该还还债了。”王少杰等了半天,也不见姚家主事的人出来,但他一点儿也不急。

    剪羽不知从哪里搬了一张凳子过来,霍七七正悠闲地坐在凳子上,她更是一点儿不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