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恐怖邮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死亡无处不在(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半空中,一男一女两个看似七八岁的童子,梳着小辫,红扑扑的小脸蛋,咧嘴一笑露出一对小巧的虎牙,看上去倒是挺可爱的摸样。(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可仔细看,只见周围红光照射下,平静无波的湖面上,居然没有他们的影子。

    赵客瞳孔一紧,迅速把挑开的黑帘合上,仅留下一道微不起眼的缝隙,身子匍匐下去,尽可能的把自己身影隐藏起来,透过黑帘留下的缝隙悄悄打量过去。

    这两个童子模样的小孩,手上捧着花篮,脚上挂着一对铃铛,一边走,一边从花篮里抓出一把白纸洒下来,赵客一瞧,那些白纸,其实就是方孔的纸钱。

    转眼洒满了整个湖面,白色的冥钱,在四周诡异的红光下,反而看上去令人感觉说不出的诡异。

    两个童子前面撒着纸钱,后面只听一阵一阵敲锣打鼓声,低沉的唢呐吹奏着乐曲,曲子的节奏听起来很快,但总给人一种很死气沉沉的感觉,更像是家里办丧事时演奏的哀乐。

    只见一顶黑色的四四方方的轿子,被四个汉子抬着,紧随在两名童子身后。

    赵客一瞧,这四个汉子看上去到时很精壮,但往上看,却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脸,脸上白白净净的,和麻将里的白板一样。

    赵客看了眼他们脚下的河面,果然,只能看到一顶悬浮的轿子外,根本看不到着四个汉子,除了他们,后面还有一支演奏丧乐的乐队,看上去到时热闹,可河面上除了那顶黑色的轿子的影子外,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难道是鬼?”

    都说只有鬼,才没有影子,可如果真的是鬼,为什么他们要抬着一顶轿子?

    看着越来越近的一行“人“,赵客身子匍匐在船上,小心屏住呼吸,两只手紧握在匕首上,露出发白的骨节,双腿微微蜷缩,匍匐在船棚里,就像是一只蓄力依旧的青蛙,眼神中不时山说过一股冷峻杀气,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咚……”

    然而这时,赵客发现自己侧面不远的那条小船突然激烈晃动了一下,虽然很快就平息下去,但船身轻轻一摇,在平静的河面上,激荡起一层层水波纹,

    这本来是没什么,但眼下所有船只漂浮在水面,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静止的画面,湖面上突然激荡出的水花,瞬间就成了其中最不和谐的因素。

    顿时,眼前唢呐锣鼓声猛的一顿,原本热闹的河面,瞬间死寂下来,一双双冷冰冰的眼睛凝视在那艘小船上,空气好像瞬间凝固起来一样。

    “跑!”

    这时,一声尖叫声从船棚里传出来,只见两道黑影,一前一后从船棚里跳出来。

    忽然跳出来的两人,让赵客心中一惊,

    其中一人,脚尖在水面上一点,整个人横跳出三四丈远,踩在一条小船上,借力一跃,再看清人影时,已经跳到另一艘船上。

    而另一人,更干脆,居然一头扎进水里,只见水面上激荡起一股水花,再一瞧,人已经不见了影子。

    “邮差!”

    两人速度很快,不过赵客也看的仔细,一前一后,两人在行动时,身后都会闪烁过一抹光芒,似是催动邮票能力时所爆发出的印记。

    见状,赵客心中顿时一沉,如果那两个人是邮差的话,那么……周围其他船上,是否还有别的邮差,自己方才的一举一动,会不会已经被其他邮差所注意到。

    “活人!杀掉他们!”

    漂浮在半空中的花童,原本脸上喜气洋洋的笑意,瞬间阴鸷下去,口中吐出獠牙,一挥手,便见周围骤然生出一股黑雾。

    “杀掉他们!”

    黑雾中探出一张张已经腐烂的人脸,如同胶状一般纠缠在一起,在湖面上一卷,一分为二,追向两人。

    “该死!”

    看到身后黑雾卷来,只见那道身影脸色骤然一变,猛一回身,只见黑漆漆的枪口出现在他手上。

    “砰砰砰……”

    只见枪口喷出一串火舌,眼前黑雾顿时在半空中,被击穿出三个拳头大的窟窿,不仅如此,每个窟窿的伤口边缘,燃烧着一股黑烟,看样子似乎射击出来的子弹,并不是普通的子弹。

    “枪!”

    赵客眉头一紧,他之前也曾想到过,是否可以将现代化武器转化进邮册,只是这种东西,在华夏,处于严格管制。

    即便雷科不辞职,想要给自己搞一把手枪,难度和风险之大,无论是赵客还是雷科,都承受不起。

    而对方明显是一位射击高手,无论是拔枪,还是射击,每一个动作,几乎都无可挑剔。

    “好痛!”

    被对方特殊的子弹给伤到,只见黑雾中的人脸,扭曲在一团,似男似女,有老有幼的尖叫声,仿佛是有一群妇孺在尖叫哭嚎。

    “哼!”

    见状,只见那人,冷冷一笑,一边凭借着自己过人的速度,在船只间快速穿梭,另一边则举起手枪,不断点射在黑雾上。

    “砰砰砰……”

    子弹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奇特的轨迹,即便是在快速移动中,每一枪也精准的击中在黑雾身上,刁钻的角度,神出鬼没,简直是单方面虐杀都不为过。

    每一发子弹,都让黑雾身上炸开一个窟窿,原本半人高的黑雾,转眼就被打的支离破碎。

    但就在这个时候,赵客忽然听到自己头顶,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抬头一瞧,只见悬在半空的那对花童,轻轻拍拍手掌。

    “啪啪……”

    一股凉风吹来,河床两旁的大红灯笼,瞬间同时熄灭掉,让整个河面瞬间陷入黑暗中。

    不过很快,原本熄灭的灯笼,又重新点亮起来,只不过之前的灯笼是红的,而现在……则是清一色的白灯笼。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周围重新点亮的灯笼,赵客心里立即生出一种相当危险的意味出来。

    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尽量往船棚里面收紧,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同时斜眼看向半空中那对花童时,赵客顿时愣了。

    只见半空原本两个花童,而现在,只剩下了那个女童悬在半空,灯烛下,那张小脸被映照的惨白,站在半空,咯咯咯的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笑的让人感觉背后发寒。

    显然,那位飞速穿梭在船只间的邮差,并不知道一名花童消失的事情,只是被周围昼白的灯光猛的一招,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他眼睛一时难以适应,不禁先是愣了一愣,随即不由放慢脚步。

    就在他停下脚步的这一瞬间,只听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嘻嘻嘻”的诡笑声,听到笑声,令那名邮差的脸色顿时一僵,像是有人在自己衣领里塞进一条毒蛇一样,全身汗毛都忍不住立起来。

    骤然回头,只见眼前半人高的小男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而更诡异的是,男童的手上,居然抓着一颗鲜红的心脏,在它的手掌上砰砰砰的有力跳动着。

    低头一瞧,自己的胸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他微微一愣,一仰头,“噗咚!”一声身子笔直的栽进河里,在河水中溅起一片水花后,只有一张带着错愣的脸,漂浮在水面上,

    鲜血把周围河水,染成一片暗红,显然这家伙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与此同时,只见另一端河水中,突然冒出一股气泡。

    “咕噜噜……”

    同时河水下似乎有人在拼命挣扎,一只手从水中探出来,在空气中用力挥舞几下后,随即就重新被拉回水中。

    只见没多久,水底下一团黑雾钻出来,这团黑雾上多出一张新鲜的人脸,空洞着双眼,张口无力呻吟着。

    赵客躲在船棚里,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此时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全是冷汗!

    在男童出手的那一瞬间,赵客甚至有一种被掐住喉咙的窒息感。

    方才两位邮差的实力,完全在自己之上,诡异的枪法,换做是自己,怕是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对方打成马蜂窝。

    然而这样的一位高手,居然前后不过那么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让赵客意识到,即便拥有特殊邮票的能力,想要在恐怖空间里横行霸道,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两名捣乱的活人已死,两名花童的脸上重新露出欢快的笑容,晃动着脚上的铃铛。

    只见轿子后面,那支乐队,又重新开始奏起音乐,缓缓跃过赵客头顶,继续沿着河道穿行。

    见状,赵客心里不禁长吐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时,一张紫色的汗巾被递在自己面前。

    赵客下意识要身后去接,然而手伸到了一半,脸色突然一白,眼睛盯着面前的汗巾往上瞧,只见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女人。t21902181t21902181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