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迷雾重重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只是讲述的人,每个人的侧重点都不一样,尤其在细节方面,让李游有了全新的了解。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当所有的细节补充完整之后,李游也基本明白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在民国二十五年,也就是1936年的时候,神秘组织的首领鲁仲言,找到了明末时期组织盗墓高手的后人莫飞虎,一起去寻找石达开的宝藏。结果出了意外,组织因而群龙无首,陷入了分裂。最终一支远走异乡,一支遭到了清洗。

    如今国内形势好转,组织分裂的两支又开始走向了联合,准备从九凤朝龙墓里拿出明末时期组织藏匿在其中的神器——阴阳符。因为欠缺一个了解九凤朝龙墓的向导,于是便打起了当年随同组织首领进入此墓的盗墓高手后人莫连城的主意,经过在唐墓里的一番试探,终于确认了莫连城字符九凤朝龙墓的位置,同时还可能知道里面的机关陷阱。因而李游也受到了牵连,最后陷入这个漩涡之中。

    想到这里,李游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做祸从天降,这就叫祸从天降。自己不招谁不惹谁的,竟然还受到这样的牵连,老天爷实在是没有眼啊。

    呼出一口浊气,李游问道:“莫哥,你说的这些我大概都清楚了,你还是说说九凤朝龙墓里有什么危险吧,好让我们有个准备不是?”

    莫连城叹了一声,说道:“不是哥哥不肯说,而是哥哥也不明白啊!其实关于机关的记载一点都没有,就只有一段话,这段话还他娘的不是我祖先原创的,而是从历史书上搬过来的!”

    “什么?”李游脸上的表情呆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莫连城这话里的意思。

    “昔武王克商,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晨在斗柄,星在天。”莫连城喃喃地叨念着这么一句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似乎在在努力思索着这一句话的意思。

    闻言,李游的眉头也是紧皱起来。这一句话对李游来说其实并不陌生,这是《国语》里的的字句,说的是武王伐纣的时间。

    但是李游也了解到,在历史上,武王伐纣的时间并不具体。从秦汉以来,已经伍叔历史学家们为此绞尽脑汁,想推算出一个具体的答案,时至今日仍不可得。

    原因很简单,因为从不同的史料之中,得到的记录并不一样。而且最坑爹的是,史料记载中,时间被模糊掉了,比如在《牧誓》之中,记录的时间是“时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意思便是甲子日的清晨,军队已经来到了朝歌郊外牧野这个地方。除了没有年份外,其他的记录很详细。

    这还是其中之一的记录,另外还有:“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晨在斗柄,星在天”这样的记载,这一段话里面,记录了武王伐纣时候的天象变化,此外还有《史记》、《淮南子》、《竹书纪年》等等无数珍贵的史料记载里面,与之有间接相关的内容着实不少。

    所有的史官在下笔着墨的时候,都反复提及星相、晴雨、或者之后多少年执政等等,却从没一个史官愿意爽快一点,直接写出“某年月日,武王伐纣”这样具体的内容。仿佛这是一个极大的忌讳区域,没有任何一个史官敢去触碰这个领域。以至于后来者想研究,都陷入了这些史料所提供的怪圈之中,推算出了十**个答案,却没有把握确认到底哪一个才是正确的时间。

    “这是什么意思?”石广生来回念了三遍。摸了摸脑袋不解地问莫连城。这一段话里面,每一个字他都认得,可是连接起来之后,他竟然就抓瞎了。

    “以你的智商,我没指望你能够自己弄懂。”莫连城叹了一声,说道:“是星相图。”

    “哦。”石广生应了一声。他还真不懂这个玩意是什么。不过他也懒得动脑去想,埋头继续去吃他的烤肉去了。

    李游没说话,开始陷入了沉思。在以往,他根本不会去想这些互相矛盾,错漏百出的文字里会有什么深意。

    但此刻李游竟然发现,《国语》里一句描述武王伐纣时间的段落,竟然会被莫连城的祖先郑重记载下来,并且当成了九凤朝龙墓的重要内容,这就不得不让李游深思了。他可是从鬼将司马空的口中得知,九凤朝龙墓,也就是周文王的墓虽说周文王不是伐纣的主角,可正是因为他奠定了基础,武王伐纣才会如此顺利。

    想到这里,李游又忽然想到,周王朝的崛起其实是非常迅速的。周王朝一开始只是殷商的一个附属方国,其开始一直受到西北戎狄的侵扰,不断迁徙,直到在武丁时期才成为殷商的封国。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周文王的父亲季历开始带领周邦朝着西北戎狄领地扩张,部族迅速壮大。然后周邦在文王手中积蓄力量,最终在武王的手里最终崛起,一举击败了殷商王朝。

    可得知道,当时殷商王朝的君主纣,可不是《封神榜》里描述的那个昏庸无道的君主,实际上是个大有作为的君主,他的失败,是因为殷商军队长年在叛变的东夷军队,损耗国力,最终才被新兴的周王朝所击败。

    可是李游心里仍有怀疑,仅仅如此,一个有数百年底蕴的王朝,同样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君王,竟然如此轻易被一个新兴的邦国给灭掉了吗?要知道,周文王曾经领军和殷商作战,却遭到了惨败,连周文王都被俘虏,被囚禁起来安心推演《周易》了。

    李游忽然感到一阵头痛。这些联想和莫连城的话似乎对他很有启发,但是他却抓不住这一团乱麻之中的线头,把这个问题彻底的解开。

    “小游,没事吧?”见李游抱头苦苦沉思,莫连城忙摇了摇李游。

    李游摇了摇头,苦笑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太多了而已。”

    莫连城不明李游这话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李游想明白了祖上流传下来的话,忙问起李游如何解答。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很多年了。

    ,!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