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彼岸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心里想到了父亲,李游脑海里顿时便出现了一个瘦长的身影,记忆中的父亲,声音可跟此时出现在脑海里的声音完全不同。(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只是李游心里的沉重感,却没有丝毫的散去。仿佛此时,脑海里出现声音那人,仿佛就是自己的血肉至亲。

    声音出现在脑海里之时,李游眼前似乎看到一些模糊的画面。画面之中,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正在昏黄的灯光下,手里拿着一把刻刀,在竹简上刻下一个篆字,字刻圆润方正,每刻完一字,老人便从早已割破的手指,把竹简上面的字迹染红。

    “血字……”李游喃喃说道。

    “父……木子通古,绝笔。”李游眼前的画面截然止。

    ”博今,李博今!”司马空用力地摇着李游僵在水里的的身体,说道:“别傻愣着,赶紧上岸去,忘川河中,有蜃龙存在,轻使人幻觉,无法活离其中。”司马空的声音甚是凝重。他已经看出来,李游似乎已经有些不妥。似乎已经被蜃龙所惑。

    “知道了!”李游深吸一口气,将脑海里的声音和画面压下,跟在司马空的身后,迅速爬上河岸。但李游却发现,自己所上的岸,似乎还是属于血池通道一边的,于是问道:“司马空,为什么我们不去那边?”刚刚司马空才说过,忘川对岸,可就是九凤朝龙,周文王的陵寝所在之地了。

    “过不了。”司马空上岸之后,眯着眼睛盯着对岸的彼岸花从,说道:“对岸那鲜红锦簇的花丛,名幽冥花,又叫断魂花。是九凤朝龙的第一道禁制。”

    闻言,李游心中一凛。他早就发现那些彼岸花和在外面世界所看到不一样,但是却难以想象的是,这花竟然被冠以一个这么悚然的名字,当即细问起由来。司马空说道:“你别看对岸幽冥花海,延绵河岸,仅宽十余丈,但是它的毒性,早已将对面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染,凡是踏脚,就会中毒,十息时间,便索命夺魂,全身血肉化为脓血,无可救药。”

    李游抹去湿漉头发上流下来的湿水和额头上的汗珠,心中虽然惊悚,但却有些不以为然。这样的机关对古代人来说或许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但绝对难不倒现代人,比如特制的工作服加上氧气瓶,便可渡过这一道坎。甚至如果准备充分的话,还可以把一台挖掘机拆散化整为零带到这里,一路平推过去,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当然,李游很清楚,以他的能力自然做不到这一点,但是如果的换成了玲珑背后的鬼网组织,这就不算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李游又清楚地意识到,即使在古代,也一样有足够的方法攻破对岸的花海封锁线,只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已。那便是发动血人,搬河中泥沙石块,不计损失地去把花海给填平了。李游相信,徐偃王是绝对不会爱惜麾下血人的性命的。为何徐偃王会被这个机关封锁了数千年,始终无法越雷池半步呢?

    李游把自己的疑问和设想和司马空一说,却换来了司马空一声“呵呵”,好一会才告诉李游,幽冥花海,生命力极其强韧,水火不侵,不惧水浸火烧,就算用土填,也能够迅速破土而出。而且这玩意看起来虽然甚是美感,但实际上长满了细细的尖刺和触藤,一旦惊动了它们,触藤便会蔓延开来,把来犯之人牢牢束缚,然后中毒化为脓血养料。

    闻言,李游冷汗不止。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这地下竟然存在着一种如此匪夷所思的植物。不过想想也该如此,不然也挡不住徐偃王这种变态存在的脚步了。

    李游略略失望,不过他马上又想起一事,说道:“忘川河上的石头,在哪里?”被司马空一句话钓起的好奇,李游怎么按都按不下去。

    司马空摇了摇头。能够知道偃王墓的大致底细,已经是自秦国立国以来,历代君王搜集关于阴阳符秘闻和资料的全部内容了,这还得益于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和墨家交好,得到了秦墨的支持,从墨家钜子手中获得的资料。

    但司马空终究对鬼王墓更加熟悉,他分析道:“血池便是忘川的尽头,所以只要沿着忘川河走下去,肯定能够找到你当过提到的石头。”

    司马空实际上李博今所提到的那一块石头,也充满了好奇。所以言行之中,也是对李游充满了鼓励的意思。

    李游点了点头,心里暗暗计较,如何找到那一块石头,看看活的石头究竟是什么回事,或者其中藏有那神秘李博今什么重要机密。同时李游又暗暗寻思,如何返回寻找秦弋和李七等人,好顺利将阴阳符拿到手,顺利离开这个地方。想到这里,李游心里忽然便有些焦虑。因为忽然想起,他进入偃王墓的时间是很紧张的,只有六个小时,但这一路折腾的,恐怕早已经过去一两个小时了吧。

    李游把自己的担忧和司马空一提,司马空却没太大的紧张,只是安慰李游,只要有他存在,留在偃王墓里面的基本安全还是有的,除非徐偃王这厮放下身段来对付他二人,否则保住李游性命不难,所以时间紧迫,实际上不算什么,只要李游找得到阴阳符,那么离开偃王墓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什么机关有可以不放在眼中。

    李游虽然怀疑司马空这话有夸大的嫌疑,但也没其他更好的计划和解决方法。只得点头称是,沿着河岸慢慢走着。

    河畔的沙子很柔和,走着很是舒服。但越往下走,李游便感觉,周围的气温似乎正慢慢地变高,身上湿漉的衣服在不知不觉之中便干燥,而且也开始感觉到燥热和呼吸有些困难,空气之中似乎还带着一点硫磺的味道,一开始李游还以为自己只是幻觉而已,但再走上一段路程,浓郁的硫磺味变得无比凛冽,就算他想当幻觉都不可能了。

    ,!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