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好久不见 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李游的声音,蚩尤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咧嘴一笑:“知道了!”声音亮如洪钟。(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妈蛋,快来救命!老子全家都要死绝在这里了!”

    李游又是一声咆哮。

    此时鲁先生已经意识的情况不妥。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天妖竟然有两个,而且还是李由认识的!

    “快上,活擒他!”

    鲁先生听得出来,蚩尤的声音透露出来的强大气息,绝对比李游强大太多。如果不能抢先一步抓住李游,那么他,连同今夜所有在此地的古族成员,都不可能活着离开!

    只有抓住李由,才可能通过胁迫获得一线生机。

    “来了!”

    蚩尤声音落音,人便开始瞬移。尽管蚩尤同样受到了命运压制了力量,但已经是图腾始祖血脉的他,依旧拥有着无穷的力量和能力,就算只发挥出一成,在场众人也拦不住他的脚步!

    众多修仙者扑向了李游位置。此时李游只得放下李斯,捡起地上修仙者遗落的长剑,与之厮杀。蚩尤的出现,让李游精神一振。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力量消耗问题,尽情砍杀着,修仙者往往还没看到李游如何出招,便已经意识模糊,生命消逝。

    “拦住他!”鲁先生此时注意力放在了蚩尤身上。重新装填好了弩箭的射鱼弩,五箭连发,然而处于瞬移状态的蚩尤,根本不可能被射中。而蚩尤却是发现,李游声音如此狼狈,很可能是被这几架威力不小的武器逼成这个样子,当即临时起意,瞬移到了射鱼弩旁边,一拳一个,将其砸得稀巴烂。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又冲向了秦军阵列,一时间势不可挡,将其彻底贯穿之后,一下子跃到了炼丹房中。

    而此时赵高却是醒悟,他暗暗一挥手。押解着李家的士兵人人手中持刀,抵在了李家众人身上。只等赵高一个命令,便开始屠杀。

    “退出来!”

    看到射鱼弩像纸糊的般被砸烂,秦军的防御阵形更是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鲁先生一颗心都凉了半截。这天妖,比李由恐怖太多了!

    鲁先生已经基本确定,今晚围杀李由的人全部堆进去,也根本奈何不了两人的联手。

    “难道就这样失败了?!”

    鲁先生身体微微发颤。炼丹房里的修仙者,听到鲁先生的命令之后,想迅速逃走,却已经太迟。蚩尤从来不在乎人命,他举手投足,便是一场血雨腥风。

    而此时的李游更不会出言阻止他,只有蚩尤杀人越多,才能确保家人的安全。

    顷刻间,炼丹房内,除了李游三人外,已无活口。

    “李郡守!难道你就不顾及家人性命了吗?”

    赵高心中虽然恐惧,然而此刻他面目狰狞,更有一番鱼死网破的心态,试图破罐子破摔:“你们如不束手就擒,我可是要大开杀戒了!”

    蚩尤大怒,就要跃出去将赵高扑杀。只是他朝外面看去,却是发现,杀赵高一人容易,但自己一人,想救下李游一家子数百口人,却是做不到,只能压制着一身凛冽的杀气,怒目而视:“你敢!”

    蚩尤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气。

    “不过是同归于尽罢了!”

    赵高也被周围的血腥味刺激到,恐惧让他处于崩溃的边缘,而内心的黑暗更是扭曲了他的性格,此刻眼看自己活不下去,便想着杀光周围可以杀死的一切陪葬。

    “赵高!”

    李游一手搭在了蚩尤肩膀上,站到了炼丹房门口:“你杀我家一人,我必杀你家十人!”

    李游声音里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虽然你赵高家人在咸阳不多,可你祖上是赵国王族罢,若我杀你赵家不够,便用一生时间,找出所有赵国王族之人,报仇雪恨!”

    “你敢?!”

    赵高被李游这一番血腥的话激怒,但同时也让赵高清醒了过来。李游身边有了这么厉害的帮手,天底下哪里去不得?一旦杀了他族人,将来李游的报复,根本无力阻挡。

    “李郡守好大的口气……”

    赵高冷静了下来。

    “不知郡守有何高见。”赵高本就是个势利小人,见风转舵的本领大得很。李游语气有可商量的余地,赵高自然不愿意将他往绝路上逼。尤其是他手里除了李游的家族之人外,没有更多的筹码可以利用。

    “放了我的家人,以后各不相干。”李游深吸一口气。他看到赵高,自然恨不得一巴掌将其拍死。但算了算日子,赵高的接下来的悲惨日子才真的到来,一下子将他拍死,那真是便宜了他。农民起义军不断胜利的消息,会让他每一天都陷入深深的绝望。而李游相信,到了那时候,赵高也会像李斯一样,陷入绝望的同时,自我灵魂的煎熬。如果当初不是利欲熏心,就该不会有如此下场了吧?

    “这简直是笑话……”赵高语气一沉:“若日后你回来寻仇怎么办?!”

    “得了吧……”李游冷冷一笑:“中车令大人觉得,你还能活到我回来寻仇的时候吗?大秦已经被你和胡亥折腾完了,你就等着被三秦父老扒皮吃肉吧……”

    “混账!”赵高一脸狰狞:“我活不了你们也别想爽利地活着!”

    “那至少你现在还能活着!”

    李游的声音冷冽,跟赵高这种之人交谈,真的需要强忍着恶心才不会呕吐。

    赵高依旧气吁吁的,但他两只阴鹫的眼睛开始打转:“你们如何离开此地?”

    “不劳费心了。我们会离开咸阳,离开秦国。”李游声音平静地说道:“不管你运气好还是不好,以后我们都不会有再见的可能了。”

    “很好!”

    赵高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但很快便做了决定。他并不担心放了李家众人后,李游会追杀他。李游身边可是有着几百人,杀了他一旦混战再起,就算李游和蚩尤有三头六臂,也保护不了这么多族人。

    “我们走!一刻钟后放人!”赵高带着身边的几人护卫,便缓缓退去。他依旧有些不放心,要提前先走一步。

    “大人,万万不可放虎归山!”

    鲁先生急声说道。

    “那你去杀了他们啊!”赵高憋着一肚子火。忽然咆哮起来:“若不是你们,本官如何会如此狼狈!”

    “既然如此,告辞!”

    鲁先生指望秦军的人海战术将两人围杀。奈何赵高已经无心继续,他也不含糊,当即带着古族的修仙者离开。

    李游眯着眼睛望向古族首领,颇想动手将其击杀。但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得作罢。

    看着古族首领和赵高分道扬镳,李游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李游却听到了丹炉旁边一声闷响。

    “父亲!”

    李游忙转身,却是看到了李斯一身血泊,斜靠在丹炉旁边而他腹部,却插着一柄长剑。这是李斯自己给自己捅的一下。

    “吾儿……”

    李斯用尽所有力气,将长剑将自己刺穿。而他连日来精神和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身上又被下毒,早已奄奄一息。这一剑下去,等于要了他的命。

    “蚩尤!”李游只是看了看伤口,便大口呼唤蚩尤。只有蚩尤的神力,才能将李斯救活。

    “吾儿……博今……为父罪孽深重,无缘苟活世上……”

    见李游招呼蚩尤,仅有的力量握住了李游的手:“莫要救我……就让我早些时间去见皇帝陛下……去请罪也罢,去陪他也罢,他;他在地下,怕是寂寞得很……”

    “父亲……”李游一把将李斯抱在怀里。蚩尤此时也俯身下来,运力凝聚,虽然速度稍慢一些,一团生命力便凝聚而成。但蚩尤做完这一切,脸色也浮现苍白之色,显然也不容易。

    “博今……让我去吧……”李斯声音里带上了哀求,颤声道:“活着,实在太痛苦了…其实那晚过后,为父便生不如死……只是为父觉得,只有活在这种痛苦之中,才能抵消自己所犯下的过错,错了啊……真的是错了啊……”李斯老泪纵横,抓住李游的手却是越来越紧。他眼中流出的不是眼泪,而是血水。

    李游眼泪开始往下流。这种痛苦与自责,他是清楚的。他曾经用了数千年的时间在悔恨自责着。如今看到父亲也承受着这种良心上的重债,曾经对父亲的愤怒和怨恨,都烟消云散。

    李斯犯下的罪过,终究无可更改。然而看到父亲这样子,李游内心最终选择了原谅。而他也背负着父亲的罪孽,活了无数,自责了无数年。

    始皇帝都选择了原谅,自己为何不能?

    “李游……”

    蚩尤手中的生命力在消散,却不见李游做决定。而李斯却在李游怀中气息越来越弱……

    “父亲,陛下没有责怪你……”

    李游呜咽着:“安心去吧……黄泉之下,再跟他赔罪一声……”

    李斯脸上浮现笑容,他松开李游的手,慢慢地朝着李游脸上摸去,但伸到一半,就慢慢落下。李游轻轻握住李斯干瘦到只剩下皮包骨的手,放在自己脸上。那只苍老的手温度在一点点的消失……

    “父亲……”

    李游的啜泣终于变成了嚎啕大哭。

    蚩尤轻轻拍着李游的肩膀,以示安慰。外面的李氏族人,听到李游的悲鸣也开始哭天抢地。在族人看来,李斯就是最遮荫的最大一颗树,一旦倒下,对整个家族的打击是难以承受的。

    ……

    在约定的时间里,青霞庄里的秦军全部撤离。整座皇庄顿时空空荡荡,全无一人。

    李游已经放下了李斯的尸体,尸体旁边此刻围着李游的几个兄弟姐妹,正哭成一团。而李游的悲伤已经藏在了心底。实际上,在很多年前他就接受了家族覆灭惨死的这个结果,如今历史已经改变,而父亲李斯也是求仁得仁,结局已经好太多。

    “接下来做什么?”

    蚩尤问道。

    “我的时间快到了……”

    李游声音有些嘶哑,更是一脸倦容:“你帮我把族人带到夬符世界去,让姬满给他们安排一片土地,生活下去。”

    夬符世界很大。而有姬满和硫砂诸人坐镇,李游不担心自己家族的命运会变得坎坷。

    “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这个宇宙大意志没有说……应该是回到主体世界吧?”李游苦笑了一声。心头有些茫然。两千三百年苦苦追寻,便是这么一个结果,他也有些难以释怀。

    “玲珑呢,你不是应该去找她?”

    蚩尤问道。

    李游内心苦涩。指着远处的骊山,说道:“她自请殉葬,在始皇帝的陵墓里面安眠着。陵寝无法从外部打开,哪怕你我之力,也不可能打开由九鼎之力封印的陵门,只能等她从中苏醒,自己出来。这个世界也还有一个我,如果玲珑不在,那么发生的事情就会变得混乱,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变成了命运不可预测的部分,甚至会影响到你我,我可能活不到找到艮符的时候……”

    “哦……”

    蚩尤微微蹙眉,但表示理解。时间和空间本就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加上命运发轨迹在时刻影响着,干预了命运的人,终究会受到命运的反噬。

    “那我安顿了你族人,再设法找你。”

    蚩尤爽快地笑了起来:“宇宙大意志给了我秒锚定你两次的机会,我只用了一次,就找到你的位置,看来我还能再找到你一次。”

    “那最好不过了。”

    李游忽然抬头望天:“你能撕开空间吗?”

    “宇宙大意志能。”蚩尤耸了耸肩膀:“我可是开枪打过空梧和敖麟的,论功行赏的时候,我得到的东西可不少。”

    蚩尤得意洋洋,但他却没告诉李游,他所有的收获,都用来跟宇宙大意志兑换与李游相关的帮助了。

    比如出现在这里,比如让宇宙大意志开启一道到达夬符世界的门户。

    李游拍了拍蚩尤的肩膀。他没问蚩尤还想不想回到洪荒世界争霸,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去跟他们道别。”蚩尤还是有机会见面的。但是他的亲人们,却没多少机会了。毕竟他与这些人,已经处于不同的时间轴上。这一次再见,意味着那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给了亲人们一个拥抱之后,李游对着蚩尤挥手说道:“保护好他们啊!”

    “滚犊子去!”蚩尤用李游管用的话骂了一句。看着李游渐渐透明的身体,脸上却浮现了笑容:“再见是很快的事情,矫情个屁啊!”

    ……

    “况嚓况嚓……”

    李游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他感觉到脖子一阵酸痛,用力地扭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狭窄的车厢,混杂着各种味道,说不出是香还是臭,但人气味很足。李游感知不到周围的危险,只是穿越时空所带来的灵魂滞后感让他的感知变得有些迟钝,力量一时间也运转不过来。

    “泡面、瓜子矿泉水咧……这位小哥,腿让一下……”

    乘务的声音让李游恍惚间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缩回了脚,让乘务员推着小车过去。然后耳边忽然响起了广播:“各位旅客请注意,本站的终点站深圳已经到达……祝您旅途愉快……”

    李游脸上开始浮现讶异的神色,迅速联想到了什么,脸上开始浮现笑容,可是眼眶却开始泛红。

    忽然他心有所感,用手捂住了胸口,往前面挤。身边的旅客三番五次地在他身边钻过,但他牢牢按住胸口的钱包不放。他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个小巧的身影,一直跟着他,跟着他……从出站口到火车站广场。

    到了广场旁边,他才松开了手,望着不远处的中介所,咧嘴笑了起来。而很快,他眼睛便睁得大大的。因为他忽然看到,在不远处的天桥旁边,两个身上西装皮鞋加墨镜,腰上挂着bp机,手里拿着大哥大的两人,围着一个牛高马大的汉子,大声忽悠着:“我们是搞工程承包的……”

    那两个骗子自然的墨连城和石广生,可那牛高马大的家伙,不是蚩尤是谁?

    李游噗哧一声,这两家伙忽悠年少无知的自己还好,忽悠蚩尤,那不是找死吗?

    而这时候,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姑娘绕到了他面前,似乎不小心地碰了他一下。

    “嘿……”

    李游一手下将那只快如闪电探向自己怀里的手抓住,嬉皮笑脸地说道:“姑娘,你要拿什么,偷心么?”

    姑娘脸上带着一副墨镜,但脸上的讶异和惊惶却掩盖不住。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不敢相信,只能呆呆地站在李游面前,任其摆布。

    李游伸手在她头上用力地揉了一下,摘下她的墨镜,在她一脸惊讶中,轻轻一笑,然后重重地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抱住,不肯松开:“玲珑,好久不见了啊……”

(看完结小说就到全本小说网:www.taiuu.com,手机阅读m.taiu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